9月15日,男子网坛最伟大的球员之一费德勒宣布即将退役。ATP主席安德雷亚·高登兹称,费德勒为网坛留下的财富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他重新定义了球场上的伟大。”

“这是一个时代的告别,这是一个时代的缩影。”费德勒退役消息传出后,美网官网如是说。高登兹也表示费德勒缔造了一个时代,很少有运动员能够像他这样超越了他们所属的领域,“罗杰(费德勒)让我们都为能参与这项运动而感到自豪和幸运。”

高登兹称费德勒对网球的影响,以及他为网球所留下的财富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罗杰重新定义了球场上的伟大,他的体育精神和他打球的方式,几十年来让世界各地的观众兴奋不已,激励了这么多人拿起球拍。”

高登兹表示费德勒24年的职业生涯,把数以百万计的球迷带到了网球这项运动,引领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时代。

每个赛季末,ATP都会由球迷、球员投票产生相关奖项。2000年,ATP推出了“最受球迷欢迎奖”,库尔滕是第一位获得这一奖项的球员,随后两年归属了萨芬。从2003年开始,费德勒已连续19年垄断了这一奖项,足见他在球迷心中的地位。

球场上,费德勒缔造了无数传奇。球场外,费德勒同样是网球这项运动的大使和榜样。2003年,费德勒成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基金会,所筹资金主要用于改善赞比亚、纳米比亚等6个非洲国家的儿童学前教育、食品救助等。截至2021年,费德勒基金会所支出的善款总额已超过5600万美元。

自1998年转为职业球员后,费德勒在赛场上获得过20个大满贯冠军,曾310周位居男单世界排名第一。赛场的亮眼表现之外,费德勒的商业价值同样值得关注。

据报道,费德勒的职业生涯收入有1.3亿美元来自赛事奖金,大部分收入为赞助、代言活动及比赛出场费用。费德勒的代言品牌包括了劳力士、瑞士信贷、威尔胜(2016年签订终身合同赞助费用每年约200万美元)、奔驰(约每年500万美元)等大品牌。目前,其累计代言收益约10亿美元。

由于伤病,费德勒在2020年和2021年总共只参加了6场比赛,比赛收入不足100万美元的情况下,并未对其收入造成多大影响。据今年5月《福布斯》数据显示,费德勒连续第17年蝉联世界上收入最高的网球运动员。在过去的12个月里,尽管他一场比赛都没打过,依旧可以从赞助商那里获得9000万美元的收入。

在费德勒的商业合作中,结束与耐克的合同,加入优衣库、投资On(昂跑)则展现了其商业头脑和商业影响力。

2018年,36岁的费德勒选择与耐克结束超过20年的合作,之前,他与耐克的赞助合同为每年1000万美元。优衣库为其提供了每年3000万美元,总价值3亿美元的10年长约。这份合同没有规定退役条款,费德勒今年退役,并不影响他在46岁时依旧能从该品牌获得3000万美元。

代言并投资On,则让费德勒继续扩大了商业版图。据报道,费德勒于2019年以约5000万瑞士法郎(约5400万美元)投资了On,该品牌去年8月上市。此前,分析预估上市后公司的市值将在40亿至60亿美元之间。如今,该品牌的市值已经超过了100亿美元。

另外,招股书显示,On2020年营收为4.25亿瑞士法郎(约4.65亿美元),在2021年上半年营收为3.15亿瑞士法郎(约3.45亿美元),远高于2020年上半年同期1.7亿瑞士法郎的营收。对于拥有该品牌3%股权的费德勒来说,这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作为一生的对手和朋友,纳达尔第一时间给费德勒送上祝福,“我希望(费德勒退役)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无论对我还是体育界都是悲伤的一天。”

费德勒虽然比纳达尔大5岁,但两人职业生涯曲线高度重合,可谓一生之敌。此前接受采访谈及纳达尔时,费德勒称两人共享了生涯中很多重要时刻,“以我们达到的成就,如果说到过去十几二十年的网坛,很难不提起我们之间的竞争关系。”

2004年迈阿密赛第3轮,两人第一次在场上碰面,不满18岁的纳达尔给了费德勒一个下马威。职业生涯,费德勒和纳达尔有过40次交手(24次发生在决赛),瑞士人16胜24负稍处下风。2019年温网半决赛,两人最后一次在球场隔网相对,费德勒3比1战胜纳达尔跻身决赛。

大满贯赛场,费德勒和纳达尔交手14次,瑞士人只赢下了4次。再具体到大满贯决赛舞台,费德勒更是只赢下5次交手中的1次,这也直接左右了两人的大满贯数。

本赛季,36岁的纳达尔连赢澳网和法网,大满贯数来到22个,费德勒的大满贯数则定格在20个。

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纳达尔多次表示,两人一直在激励对方前进。这几年,费德勒数次参加纳达尔网校的毕业典礼,并打趣称希望成为网校的一名教练。

“亲爱的罗杰,我的朋友和对手。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无论对我还是体育界都是悲伤的一天。”纳达尔称很荣幸这些年场上、场下两人有过那么多精彩时刻,未来还有很多事情可以一起去做。

9月23日至25日,拉沃尔杯将在伦敦举行,这是费德勒一手张罗起来的赛事,也是他的告别之战,他将会和纳达尔并肩作战。

除纳达尔外,德尔波特罗、科维托娃、阿尔卡拉斯等球员也都为即将退役的费德勒送上祝福。科维托娃更是在社交媒体表示,“网球没有你就不一样了,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在球迷的印象中,这真是一个迟到的决定,或许他早就该退役了。最终,费德勒的大满贯冠军次数停留在20个,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费德勒曾被视为网球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但是现在球迷们不管是否情愿,都要在后面加上一个“之一”。

是的。现在德约科维奇的大满贯次数是21个,而疯狂的纳达尔,则是22个。1986年出生的“纳豆”和1987年出生的“小德”,才是当今世界最强的人,他们还要改写自己的大满贯次数,决出谁是史上第一人。

一个让人悲叹的事实是,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作为当今的王者,正在接受“后辈们”的挑战。而我们的费天王,则是前辈的前辈了。每次费德勒出战比赛,人们只能感叹他的“老将精神”,而最终不得不承认历史的铁律,运动场上总是后浪推前浪。

在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纳达尔是费德勒的“天敌”。费德勒的优雅,一次又一次败在纳达尔的“死缠烂打”或者超强体力之下,那个时候人们就知道,网坛已经易了天下。正是在向费德勒不断挑战和冲锋的过程中,纳达尔成为了今天的纳达尔,而德约科维奇也茁壮成长。

人们可能期待一个急流勇退的费天王。在某一次拿下大满贯之后,宣布退役,留给世界一个华丽的背影。但是到底是在哪一次呢?下一次会不会还可以一战?最初鼓励费德勒的,是这一种不服输的精神,他接受采访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可以变得更好。

他可能更好了,也可能比过去更强了,但是更强的人终于出现了。最近这些年的大满贯,人们不再谈论他的名字,他常常像一个新手菜鸟一样早早被淘汰,偶尔闯进八强四强,也会享受新人待遇——人们会谈论他一下,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身上,以及可能爆发的真正有潜力的新人,那绝对不是罗杰·费德勒。

正是在这种状态下,费德勒度过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暮年”。他不再想挑战纳达尔在红土场上的霸权,也不敢想象拥有德约科维奇那样的爆发力,他只有做他自己,不是那个有统治力的自己,而是一个三十八到四十岁的自己,依然在追求胜利,但更重要的是在享受比赛——他真正放松下来,成为那个“晚年费德勒”。

或许,真正值得我们敬佩的就是“罗杰·费德勒的晚年”。霸主会一代又一代出现,若干年后还会出现能够超越纳达尔的人,但是否还有一个人能够像费德勒这样打到41岁?是否还有人像他这样经历辉煌,从世界第一的位置上下来,又可以坚持那么久?是否有一个人可以拍着胸脯说,他比费德勒更爱网球这项运动?

这就是“晚年费德勒”的意义。36岁的费德勒可以说,他没有输给对手,只是输给了时光,而41岁的费德勒,则在和时光的对抗中,超越了自己,也超越了胜负。有了“晚年费德勒”,网球史才算真正完整。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