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蒋大超 管理硕士、美国俱乐部经理人协会(CMAA)会员、美国持证俱乐部经理人(CCM)、GolfDigest中国百佳球场评选评委、上海林克司乡村俱乐部总经理

众所周知,职业经理人起源于美国。1841年,因为两列客车相撞,美国人意识到铁路企业的业主没有能力管理好这种现代企业,应该选择有管理才能的人来担当企业的管理者,于是世界上第一个职业经理人便应运而生。我读大学那会儿,并不知道职业经理人之说,尽管我选的是当时的热门专业企业管理。讲真,那时我怀揣的梦想是未来的厂长和经理,无论书本上讲的各种知识还是实习中的耳濡目染,从基层做起、吃几年“萝卜干饭”是天经地义的事。开始工作并步入管理工作岗位以后,渐渐地,职业经理人一词进入我的视野,在阅读书籍时,大名鼎鼎的通用电气(GE)公司的CEO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一下成为我不二的职业偶像。十多年前,凭借着几分幸运我误打误撞步入了高尔夫俱乐部管理岗位,不承想和行业内的职业经理人有了不少的接触,并见证了其发展的一小段轨迹。

职业经理人出现在中国高尔夫行业有其历史的必然。一方面,改革开放后出现的600多个球场,大多数都出自专业、名家设计和建造,需要一大批懂经营善管理的专业人才,来和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球场匹配,以推动这个陌生的朝阳产业发展;另一方面,球场大多数都是作为房地产项目或者招商引资的附加而存在,业主们有太多的理由找职业经理人来打点这个“小营生”,而抽身去开发更多大项目。职业经理人呼之欲出,可谓正逢其时。曾几何时,经理人的流动非常频繁,生机频现。

然而高尔夫行业的职业经理人道路并不平坦。首先经理人队伍数量素质并不均衡,特别是高尔夫行业在中国的历史只有短短30多年,人才来源十分有限。在美国,通常由一批专门学习俱乐部管理的学生和退役的职业球员来加入球场俱乐部的管理,这基本上确保了球场的专业化方向。目前尽管我们有一些高校开设了高尔夫专业,但也基本上是杯水车薪,至于退役球员方面就少之又少了(他们更加愿意去教球谋生)。据不完全统计,十多年前,先后有两个影响力比较大的职业经理人培训项目,对全国范围内约300余名中层以上的球场管理人员进行过培训,目标是让他们基本具备职业经理人的素养,给他们的职业规划敞开了一扇大门,这已经是举洪荒之力了。其次业主对经理人的认知并不充分,找个能够看家护院的“听差”足矣。理论上经理人只要管理好商务经理、会所经理、高尔夫专员和球场总监,但高尔夫球场资产和设施资源价值动辄过亿,人员过百,肯定需要由专业人员来谨慎经营,然而往往这点是被忽略了的。最后经理人本身的品行和短期行为模式掣肘了其自身的发展。

带好队伍并完成经营指标,否则卷铺盖走人,就是对职业经理人的素描画像。这是一个靠资本说话的年代,职业经理人的应运而生和资本的力量密不可分。资本是现实的是逐利的,用他人的钱赚钱,听上去很美,然而天下哪里有免费的午餐?西装革履地出现在会所和会员寒暄问候聊天、时不常地去球场挥杆打球、加入到俱乐部的鸡尾酒会推杯换盏,那是电影电视剧的幻象。职业经理人每天承受的工作压力,非常人所能够想象。特别是,最繁忙的季节往往都是最适宜休假外出和居家享受的日子,比如周末和各种公众假日。这些年,尽管我们俱乐部管理层相对比较稳定,但少数离职的人的原因,却都是因为无暇和家人共度假日。更有甚者,我听说过有的球场职业经理人,曾被老板委婉地禁止和会员打球,理由是需要他有时间不断提升服务品质和业绩。

职业经理人依托的生长基础,是一份契约。由于与生俱来的文化基因,这个基础时不常会受到撼动。有的是业主不能准确把握和评估雇佣的经理人的价值,开出不能拒绝的高薪的同时,把一些“不可能的任务”写入合同,让经理人“上钩”。我身边的一位同行就经历过,业主要求当年就盈利,结果他一计算必须使收入翻倍才有可能,实诚的他只能放弃了签约。问题的另外一方面来自经理人本身,冲着一份不菲的高薪而来,难免被业绩绑架,时不常会做出杀鸡取卵的短期行为,结果给公司的未来埋下隐患。

我是怀着一份犹豫来写下这个内容的。因为,对于职业经理人这样一种模式在当下的发展,我真的不很乐观。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上述那些曾经接受过培训的人们,目前依然在行业内从事管理工作的,已经不足30%。固然,这里有行业整顿清理带来的一些影响,离开了高尔夫行业,其实有不少人还是继续从事管理工作,干着类“职业经理人”的活儿,没有被列入统计。不仅仅是高尔夫俱乐部行业,这些年和职业经理人这个有点洋气时髦的词汇同样引人注目的是,有不少曾几何时灿若星光的经理人黯然消失,而且从此淡出江湖。记得几年前行业交流大会间歇,偶遇风靡一时的科技界职业经理人擦肩而过,沦落到以随从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妙龄女子来点缀,我感到了些许悲哀。我还想到了最近发生在复旦大学的一出悲剧,一位海归博士杀了他的上司,据说是因为被扫地出门,因为学校当年和他签下的合同就是tenure-track,属于一种对赌,完不成指标就走人。我们通常总会想到用一些约定和规则来挟制双方,但谁又能确保这些规则本身是理性且合乎人性的,以及遵守的人始终都保持清醒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