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晋江的小作坊到国潮运动品牌大厂,关于安踏体育(的创业故事很多,其实控人丁世忠17岁闯荡北京,创立安踏的经历,也已成为晋江化身“中国鞋都”的时代缩影。

但是,如果要找出安踏一路超越李宁、阿迪达斯及一众运动品牌,直逼老大耐克的核心要素,似乎又有些为难。论国潮标签,李宁比安踏更有光环;论品牌和底蕴,阿迪达斯常年位居世界老二;论技术,匹克等也不遑多让。那么,安踏为什么一路反超呢?

答案就在安踏的多品牌战略布局上。而随着安踏主品牌及并购而来的FILA增长趋缓,股价已然腰斩的安踏体育,在产品技术上祭出大动作。

不久前,安踏正式发布全新奥运冠军跑鞋,该款跑鞋搭载了安踏最新自主研发的氮科技平台与碳管悬架系统。

发布会上,安踏体育执行董事、专业运动群CEO吴永华表示,未来将不断以创新科技和数字科技,提升安踏体育的运动产品专业性能,并开发具有针对性的跑步装备……那么,问题来了。

看一家公司是不是重视研发,不仅要看口号,更要看舍不得砸下真金白银。我们先从这个角度看一看安踏的表现。

2021年7月的安踏投资者日上,丁世忠曾表示,专业运动作为安踏品牌的立身之本,根据计划,未来5年安踏计划投入超40亿元研发成本。

另据安踏体育向节点财经表示,安踏集团多年持续投入创新研发,累计投入超56亿元。到2030年,集团在自主创新研发上的累计投入将超过200亿元。

此外,安踏体育还表示,目前公司在中、美、日、韩、意建立了全球五大设计研发中心,主导搭建了覆盖20多个国家和地区,由60多所科研机构及200多名科研人员共同参与的全球创新研发网络。

当然,相比耐克、阿迪达斯,后二者的研发投入占比常年维持在10%左右,安踏体育的投入仍有差距。但从安踏奋起直追的劲头看,未来的差距有望进一步缩小。

安踏体育之所以加大研发投入,是因为目前的水平,似乎很难配得上安踏体育与丁世忠的“野心”。但是,如果了解了整个安踏体育以往对研发投入的力度,似乎就可以理解其为什么用5年投入40亿元来显示自己研发创新的决心。

从安踏体育2021年财报可以发现,其2021年的研发投入占比为2.3%,为近五年来的最低值。相比之下,同期李宁的研发占比为1.83%,特步为2.5%,361°为 4.16%。

2021年财报显示,安踏体育广告及宣传开支的金额为61.17亿元。而2020年这一数字为35.51亿元,同比增长达72.26%。这一增速远超同期的营收、净利润。另外,其占营收比重达12.40%,为近五年来的新高。

对于2021年的营销费用高企,安踏的解释是,因为在2021年举办的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及FILA高端广告和品牌建设活动,相关的宣传活动所产生的开支有所增加。

安踏体育之所以如此重视营销,有着某种成功路径的依赖。丁世忠的成名之作,就是1999年在只有400万净利润时,砸下300多万签下孔令辉并登上央视黄金时代。

世易时移,如今的安踏早已不是当年的晋江小厂,其品牌已然树立起来。此时,在产品的创新与科技含量上加大投入,或许正当其时。

那么,此次安踏隆重推出其奥运冠军跑鞋及氮科技平台,会带给外界哪些惊喜吗?

“其实咱们一般人又不是专业运动员,买球鞋没那么讲究技术含量,一般先看颜值、看价格,最后再看穿起来是不是舒服,这点中底就比较重要。”一位经常打篮球的消费者告诉节点财经。

所谓中底,指的是鞋底和鞋身之间的夹层部分,一般厚度在1-2厘米左右,可以起到缓冲地面震动的作用。

一双运动鞋的好坏,中底技术非常关键,因为人在跑步、跳跃等运动中,如果没有很好缓冲来自脚下的震动,对人的膝盖、脚踝等部位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

所以,作为运动鞋质量的关键所在,各大运动品牌围绕中底技术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比如耐克的Zoom、阿迪达斯的boost、李宁的䨻(beng)科技、匹克的态极,以及安踏重点打造的氮科技,都是在围绕中底技术和材料来做文章。

近年来,随着各大厂商的“内卷”,几乎每家运动鞋品牌都能说出自己的一套或者多套中底技术。打个比方来说,就像近年来手机厂商围绕摄像头的血拼,没有炫酷的成像系统,拿出来好像就丢人。

具体到安踏的氮科技,据安踏体育向节点财经介绍,其“是一项中底技术,即在中底材料超临界发泡技术当中注入氮气,在氮气加持下,中底材料实现了超临界物理发泡。”

安踏体育表示,在氮气超临界发泡技术支撑下,鞋中底的能量回归率达到高水准的82.6% ,耐受性提升33% ,整体缓震性能提升26%,可以使运动鞋的弹性、舒适度和耐受度显著提高,持续不断动能供应。

从安踏公布的数据来看,0.09g/cm的PEBA泡棉密度,和86.8%的能量回归率,耐久度提升30%等并不弱于一些世界高端产品。

回顾近年来中底技术的发展,安踏似乎都有些迟缓。但这也可能是安踏“后发制人”。

早在2018年,匹克就发布了智能自适应鞋中底科技“态极”,一度被视为国产品牌技术面的骄傲。此后,李宁发布䨻(beng)科技,361°、puma等品牌也都推出了各自的高端中底技术。

国外对手上,耐克旗下采用ZoomX中底技术的跑鞋曾因性能太强,在多场马拉松国际赛事中被视为作弊……而对于安踏来说,氮科技平台的发布,可以说是自身的一次突破。

那么,依靠后发的氮科技和出众的品牌营销,安踏可以做到世界第二进而挑战耐克吗?

其实,在安踏崛起的路上,科技研发与品牌营销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素,依托于并购的多品牌战略才最为关键。

今年3月安踏体育发布的2021年年报显示,集团全年收入同比增长38.9%,达到493.3亿元。其中,安踏主品牌营收达240.12亿元,同比上涨52.5%。另一主力品牌斐乐(FILA)营收达218.22亿元,同比上涨25.1%。

可以发现,安踏主品牌与FILA占总营收的比重均超过40%,可以说是安踏体育的两大支柱。而2021年FILA的毛利率为70.5%,安踏主品牌毛利率为52.2%。

所以,安踏体育赚钱能力最强,也是赚得最多的品牌,并非安踏主品牌,而是安踏体育在2009年并购而来的FILA。此次借助资本运作实现大举扩张的成功经验,让安踏认准了并购式发展的“买买买”之路。

此后,安踏相继将英国中低端健步品牌Sprandi(斯潘迪)、日本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收购,并将两个品牌合并创立迪桑特。

2019年,安踏体育又收购了拥有始祖鸟、萨洛蒙、威尔逊三个知名品牌的国际体育巨头亚玛芬体育(Amer Sports)。

截至目前,安踏通过收购和并购的方式,旗下子品牌已增至30多个。伴随着安踏体育的大举收购及国潮热,其业绩迎来爆发。

2020年,安踏体育全年净利润达51.62亿元,首次超越阿迪达斯(2020年净利润约合33.14亿元人民币),剑指耐克中国。

今年7月11日,安踏体育发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及上半年营运表现。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主品牌安踏零售额同比下滑约5%,但上半年零售额仍同比增长5%。另一支柱FILA品牌零售额同比下滑近10%,上半年FILA同比降幅在5%以内。

对此,安踏体育向节点财经表示,“集团将坚持战略驱动业务,通过动态管控及科学运营。在高基数之上保持基本面稳健。”

对于安踏体育来说,目前FILA这条强劲的第二曲线似乎有所停滞,而想进一步,要么在其他“买买买”来的品牌中,发掘出第二个FILA,要么着力提升安踏主品牌。

目前,安踏旗下其他品牌虽然占比不高,但增长较快,未来有望为FILA分担一部分增长压力。而此时安踏体育在主品牌发力,更是为安踏保持增长指明了一条更稳妥的路径。

鞋到底好不好,只有脚知道。最终决定市场前途的,还是产品。耐克之所以长期霸占世界第一,离不开其在产品研发创新上的长期投入。

安踏集团执行董事、集团总裁郑捷今年曾表示,5年后安踏应该可以成为一家公认的世界级体育用品公司,5年内应该能够排名世界第二。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